愛到自己也沉淪 – 看《堅離地公社》後有感(極為嚴重的劇透)


《堅離地公社》的時代背景為70年代的丹麥,建築師Erik 與妻子Anna 及14歲的女兒Freja 決定搬入4500平方呎的祖屋居住。地方大,三個人根本用不著這樣的空間,各樣開支亦相對增加。Anna於是提議邀請夫婦的朋友過來一齊共住,過一些如公社般的生活,希望這樣會為他們沉悶的日子帶來生氣和沖擊。Erik 本來不同意,但後來也接受了安排。為了不讓自己成為高高在上的包租公,還捨得把價值100萬克朗的大屋瓜分成七份予公社內的寄住者,讓所有人也擁有大屋,那裡亦被稱為The Commune。日子苒荏,同屋主竟然變了一家人,大家定期開會討論家中大小事務,各人在The Commune 的生活中似乎頗愉快,打破了廣東人那句老話:「相見好同住難」的宿命。
好景不常,Erik 有外遇,並選擇跟Anna 坦白。告白那一幕看得人心碎 – 沒有人哭鬧,沒有人覺得可惜,Anna問那個她是不是很年輕,她知道是Erik 學校的學生時也竟然沒有責難,只是說了一句:「You are making it difficult for me。」兩分鐘的對話後,兩人又倒頭大睡。經過15年的婚姻,可能大家已變得無所謂,可以讓感情決淡然而去。奇怪的是,Anna 更主動說可以讓第三者搬入The Commune,大家一起生活應該好有趣。
結果Anna 徹底地錯了。她晚上聽到Erik與新歡在隔壁做愛的聲音,自己身旁卻空無一人,感到非常寂寞 ; 第三者的美令她透不過氣, 她亦開始從旁人身上發出的青春氣息而察覺自己老去。她開始精神萎靡,酗酒,抽大麻煙,亦因為失場而丟了工作。她歇斯底里地喝罵炒她的上司,那一幕大概過半觀眾會想「應該被罵的不是你的上司,而是令你陷入深淵的那個男人吧。」但Anna 沒有大罵Erik,讓Erik 和第三者走進她的生活是她的主意,全因為: 「Erik 應該隨自己的感覺而行。」Anna 的確很「偉大」,但她沒有想過偉大的代價是失去令自己快樂 (又或是排解嫉妒)的權利,更沒有想到感性與自由的衝突。愛人愛到自己都沉淪,Anna 也許值得同情,可Erik 沒有感覺,他沒有打算離開The Commune ,自私到一個可怕的地步。
在會議中,各住客要求Erik 或Anna 其中一個遷出,兩人各不雙讓。Freja 見到母親崩潰,竟提議母親獨自離開。那大概是女人的最痛 –丈夫出軌,第三者大模斯樣在家中行走,女兒勸她離開 (當然自己也沒要跟著走)。Anna憤然執好行李離開公社,她一手建立的Commune 也間接摧毀了她。電影最後,Erik 哭了,他15年的人生缺了一塊,他也迷失了。
很多人聚焦電影中公社各人的互動,其實這還是次要,問題是當兩個人的私生活要由外人來決定時問題便出現。日用的設施可以共用,生活可以共產的模式過,但人生有些事情,例如愛情,便不可以公有化。電影似乎影射當年蘇聯「共產共妻」時期的種種,「共產共妻」打破了家庭的規範,導致社會極多問題。當公社各人投票決定Anna還是Erik 應該走還是留,大家也投棄權,公社說,這些事你們需要自己處理,我們無法決定。
Guardian 對此片的評論為 “Home is where the hurt is”,貼切而動人。我卻說 “Home is where the heart is”,老公的心離開了,女兒逐漸成長心也飛到小男友處,沒有心的地方變得家不成家,因此Anna 的離去是正確的,人生就是為了找到一個可以讓心棲息的家。
**在此感謝Sundream Motion Pictures 驕陽電影送我戲票,兼送我一個enjoyable 的下午。
**以上均為本人對電影的個人意見。
***photo credit: Sundream Motion Pictures Facebook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w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