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典的女權國王 – King Christina Alexandra


文: 安尼斯

Inline images 1

 

<女權國王 – King Christina Alexandra畫像>

北歐瑞典是現今國際公認的女權中心,在男女平等排名名列前矛,世界排行第四。但很難想像如今撑起瑞典半邊天的女性以前地位低下。世界女性平權大約在歴史上18世紀的後期才出現, 國際間約1920年才開放女性投票權,至今一百年時間都沒有。

筆者不是研究瑞典女權的專家,只知道不論男女都有權為自己的生命做選擇──女性有權say no亦有權say yes! 

在瑞典政治歷史中最體現到女性可以Say Yes又Say No權益的就有1632年登基,統治瑞典達22年之久的女國王 – King Christina Alexandra。

Christina Alexandra因為自少被其憶子成狂的父王GustavII Adolph視為男性撫養並指定她為皇位繼承人,所以Christina雖為女性但史書上的封號是稱「國王」”King” 而非「女王」”Queen”。

婚姻擇偶的權利

在古時封建制度「女大當婚」的17世紀,皇家女性的婚姻就是權力遊戲上的一隻棋子。雖貴位女國皇,但對於被迫與某人結婚,無法選擇與她共度一輩子的人,甚至被迫與不喜歡的人發生性關係的皇族女性在17世紀的皇家史上不勝枚舉。最後在Christina堅持個人幸福選擇下,她不顧國內大臣一再脅迫,委拒各國王公貴戚的聯姻要求,甚至最後選擇放棄皇位都堅持終生未嫁,捍衛自己女性的婚姻選擇權。

事實上,Christina常以男性打扮示人,而且和後宮伺候的女官傳出不少同性情緣,惹來歷史學家都斷定Christina為歐洲第一位女同性戀國王。鑑於她的性取向不容於保守教會而且不婚決定將給予敵國波蘭攻打瑞典的口實,所以她在位至28歲便遜位,遠赴羅馬他鄉追求自己的理想生活。

Inline images 2

 

<The Girl King電影的芬蘭版海報描繪Christina和女官Ebba Leijonhufvud的愛情故事>

Christina拒絕被視為男性的依附者,承認婚姻不是女性生命裏唯一的保障。女性可以掌握擇偶的主動權從這位女權國王充分體現。

女性主政的權力

面對17世紀保守禮教和世俗觀念的束縛,Christina在正式掌管治國大權之前,處處受大臣牽制,與傀儡無異。憑著她多年苦心經營,終於取得國家的軍政大權,足以與朝臣抗衡。女國皇在內以科學倡國,打倒了不滿她推崇科學的迷信宗教的保守派。她廣納外國的科學家到首都,打算廣立學府,將斯德歌爾摩打造做北歐的雅典。一改瑞典在17世紀被其他歐洲國家認為是番邦外族的形象,樹立強硬政風,將瑞典帶入「知識」年代; 在外結束了新教和天主教的三十年戰爭,獲取了波羅的海沿岸的控制權,並建立了瑞典駐美國的殖民地,從此瑞典崛起成為北歐強國。

很多人說政治都是男人的玩兒。在男性主導社會的歷史,女性有突出的政治成就是較特別。但17世紀的女權國王無懼挑戰社會主流思想,無懼社會上對女性的定型限制;勇敢說出她所想,勇敢捍衛自己的權益。她對瑞典從戰爭時代過渡至穩定政局的貢獻此段瑞典史實,比起歷來眾多統治者的政績都有過之而無不及。

今時今日不論男女,婚姻擇偶已是基本人權。女性在政治舞臺上亦已經有一定的地位,但男女政客的比例還是嚴重不均,女性議員佔立法會全體議員的比例仍然偏低。引用演員Emma Watson在聯合國的一句演講: 「世界需要平衡,女人有許多潛力與可能,不少女性因為未受鼓勵而浪費了自己的潛能會是多麼可惜 ! 」

P.S.
由芬蘭導演執導,講述女權國王 – King Christina Alexandra退位前半生經歷的宮廷電影”The Girl King”在2015年已經推出,有興趣的朋友不妨欣賞。

Photo Credit: 

http://www.iep.utm.edu/wp-content/media/Wasa1.jpg 

https://40.media.tumblr.com/a41e2820b74ba9c4d9cfa709bb4d3fa1/tumblr_nz1j67WoBi1u16vcbo1_500.p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