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堅離地公社》中看北歐人的情緒病


文: Ernest

北歐人普遍都有情緒病,就好像佛洛依德(Sigmund Freud)所論人總會有時有自毁的傾向。根據WHO 世衞估計全球每十個人就有一個有情緒病。香港恐怕有此病的人更多,不過又因為社會束縛,不得不抑制自己情緒表達。

香港朋友一邊看《堅離地公社》,一邊倒是覺得北歐人因為活得太幸福的原因, 小事一椿都要弄得死去活來,自作自受。活過在北歐的人卻不自覺有份共鳴,一種對想喊就喊想笑就笑那種率真的懷緬。

Trine Dyholm 飾演的太太充份演活了人性中最基本的喜、怒、哀、驚、恐、愛。喜在於成功建立自己夢想的公社生活;怒在於丈夫出軌;哀在於要讓情敵搬來公社同住,日對夜對;驚在於怕失去老公;恐在於逐漸精神崩潰,失去了電視主播職位; 愛在最後放開自己,離開自己一手建立的家庭,讓所愛的人活得更好。

《堅離地公社》其實貼地到不得了。當兩夫婦有問題時,那有一款朋友會出聲介入?大家都其實會三缄其口。又當兩夫婦的女兒對家變危機置諸不理,其實又反映現今社會有多少年輕一代真心關心家庭? 當發現伴侶有外遇,有多少人會不嘗試假裝若無其事?

《堅離地公社》的角色有自私、有薄倖、有不知羞恥,更多壞事大家都有做!只是唔覺的行為,卻是貼地的人性。當我們面對最信得過的家人朋友,最後一樣可以忘記自己,令人窒息,極之貼地現實! 

而現實是每個人的承受能力不同,每個人的性格不同,「子非魚,安知魚之樂?」以為只有北歐人有情緒病,抗壓力特別低,實際上只有香港人死撐,最可怕係自己唔面對現實,私下卻面臨情緒崩潰! 

看電影後,更掛念北歐的那種率真!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w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