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slo open art festival


文: 淳

一個星期前,看到一張手繪風格的宣傳海報,關於今個周末的Oslo Open Art Festival。出門時完全忘記了有這麼一個活動,在城裡遊走吸收一下人氣時,卻誤打誤撞趕上了。
跟香港伙炭Open Studios類似,Oslo城中隱藏在各處的藝術家工作室陳列室在這兩天開放予公眾參觀。我們沒有拿官方發的地圖,只是跟著畫了大箭嘴的海報走,穿過外圍建築物來到庭院一幢外牆塗了紅色、窗框卻塗了不同粉色的磚屋。
沿著窄窄的老舊木樓梯上樓,是老先生的住處和工作室,室內格局有點像以前的唐樓。他得悉我們從香港來,跟我說他在北京住過一陣子。從短短的對話,我知道了他以前是建築師;畫是他邊打電話邊無意識畫下的實驗品;這棟歷史樓房由11位藝術家擁有。
一直覺得挪威的藝術家好幸福,各種政府提供的獎助學金好像源源不絕,而且普遍市民不管你是不是很有名只要看上眼都願意花錢買。記得去過一個建築師的家,她見我看了兩眼牆上大幅的攝影作品,就跟我說是某某的作品,買的時候他還不出名,現在有名氣了相同價錢已經買不到他的作品了。大師作品出現在尋常百姓家,一點也不稀奇。
藝術品在挪威好像無處不在,尤其是街上的雕像,多到你會開始無視它們。公園、橋上、路邊花槽,就在日常周遭,市政府、博物館、私人收藏家,都是藝術家的大客戶。
上年Munch museum有一個專題展,比較Munch 和 van Gogh,他們的經歷、畫風、看法都驚人的相似,但van Gogh 一生潦倒,自殺死後才得世人關注,Munch同樣有不少負評和爭議,但卻挺過來了,在生時為人所慢慢接納。這不知道和政府資助,和身邊環境給他足夠空間有沒有關係。
我在另一個工作室門口,拿起一份導覽地圖看看,點點遍佈城中,靠藝術為生在挪威不是夢。當在香港連商業設計都還在談尊重的時候,這邊擔憂的是年輕一代因城中重建,合適的工作室減少私樓又未必負擔得起,而被逼搬遠一點。
這邊政府認爲作為一個文化城市就必須要有足夠地方提供給藝術家。看看香港的活化工廈政策,只迎來業主商家的炒賣,其他自發的活化竟成為官員口中的非法用途。在Oslo,連屯門加元朗都比它多人,就有超過200個工作室,由政府資助租給藝術工作者。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w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