業餘影迷手札:從《處子之山》看冰島重生?


文: OR 先生

二O一三年由班.史提勒自導自演的電影《白日夢冒險王》,又一次掀起世人對於「冰島」這塊處子之地的熱情。經濟的回春,與當年宣告破產後政府積極挽回國人信心、成功留著青年勞動市場等舉措,雖令冰島重新活躍於國際,近年並友善開發觀光旅遊產業;事實上,冰島僅是個卅二萬人口的蕞爾小國,對內尋求政治共識要較於歐洲各國來的容易,很難成為其他歐洲經濟體如希臘等困乏之域的借鏡。

12525468_584005785100709_7939007860215329960_o.jpg

然而在導演達格.卡利(Dagur Kári)的眼裡,冰島並非旅人的應許之地;高齡化的社會型態,與身陷歐債危機的囹圄,在他的小市民心聲《冰島暖男的春天》裡,如履薄冰。主人公佛西是達格.卡利鏡頭下的社會邊緣人;43歲仍與母親同住,人際關係不佳、個性害羞、舉止笨拙,「媽寶」的最佳寫照。我們當然可以把上述這些人格特質詮釋為「暖」,一個成天沈迷於軍事模型、遙控汽車與重金屬搖滾樂的暖,一個甚至不懂得如何危害社會的暖。而他的春天,竟是滿目蒼夷的北國冰島,人性冷漠,人際關係裡充斥著歧視的眼光與價值觀。

《冰島暖男的春天》與達格.卡利多年前的《航向熱帶島嶼的冰山》很不相同;唯一相似之處,在於冬日裡的冰島,儼如一座白色的監獄,人性熱情的燃點全被澆熄,對你的鄰居毫不和睦,甚至戒心重重。《冰島暖男的春天》看似達格.卡利,乃至冰島歷經多年元氣恢復之作,卻絲毫沒有驚喜可言;蒼白的景致下,多的是人際關係的冰點,與自掃門前雪的魯蛇。

冰島是否浴火重生,端看達格.卡利費了五年時間(歷經金融風暴與宣告破產後的五年)琢磨的《冰島暖男的春天》,可略知一二。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