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也可說這是廣告]


文: Live Norish Editorial Board

朋友說最近的執筆忘字情況愈來愈嚴重。才三十歲,已經開始記不起當年A-level 是如何三個小時不停寫字做卷。可恨的是,當她與文字算是親近的日子,她花了大部份時間寫一些她沒興趣又或是無甚意義的文字。到現在想寫一點什麼時,已經不懂寫字,所有思想皆由電腦處理。

我叫她寫聖誕卡,就算邊寫邊查字典 (google) 也好,把它寄給誰也好,自己寫的,到一百年以後文字仍會存在世上,後來的人摸著她的筆跡就彷如認識到真人。這就是文字的意義和力量。

我今年從芬蘭訂了好多明信片和摺卡,並打算認認真真的寫幾張,送去志願機構 (小編的舊同事現在於一關注少數族裔人士機構做義工,她告訴我她見到的事都是我聽過最慘的故事…),以文字改變一些人對世界的想法。

另一方面,年尾很多朋友要結婚。我發現我可以送圖右的卡給他們 — 在芬蘭的隆冬一雙情侶拖著手溜冰,很浪漫的說 (想起了「我的少女時代」中徐太宇拖著林真心玩滾軸溜冰)。

訂好多聖誕卡當然不只是自用,也是因為Live Norish 今年會在Hullett House 於12月11-13日舉行的Christmas Fair 出現,芬蘭來的聖誕卡以及其他產品會在那裡出售,款式會逐步在這裡貼出。很希望你們會來這個Christmas Fair,因為那是城中其中一個最有聖誕氣氛的Christmas Fair。

你可能會覺得賣聖誕卡是個「夕陽行業」,香港沒有很多人打算送聖誕卡了,E-card 都費事發,何必呢? 那張E-card 就是一句聖誕快樂,並賀新禧。但我手寫一張卡,是我最真誠的祝福,字很醜你也可以笑兩聲啊 – 那就是聖誕的意義,這也是Live Norish 選擇從北歐搜購聖誕卡的原因。

希望你們懂,也希望你們今年會執筆寫聖誕卡。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