挪威的乞丐


文:

來了幾年的朋友說,街上越來越多乞丐。跟我的挪威同事T說起在城中行乞的人時,她激動地說:「他們實在太擾民! 」。每天早上,我由電車轉乘地鐵時,總會走過一班聚在站口吸煙聊天,還未「開工」的東歐人。

T說城西那邊的地鐵站口也有這情況。她說起以前住的城東,學校旁的空草地就是這些遊牧民族的聚居地,放了幾架caravans。後來政府建了房讓某部份人遷入,但他們卻把週遭環境弄得髒亂。「我不是反對移民,我是反對那些不願意融入社會的人。」她指上了年紀沒有學歷的,的確很難找工作,但她覺得連收集膠樽去換錢都不願,只懂拿個紙杯到處行乞,卻又有閒錢去買煙抽,真的說不過去。她記起80年代在學校上課,他們的小孩另有課室,不和挪威小孩一起。每次經過他們的課室,少女T都很害怕,更說有一次有人拿著刀在門口恐嚇他們。

T又說,外人一對他們的生活方式提出異議,就會立刻搬出歧視這一套,說這是他們的文化。怎麼聽起來這麼熟悉?

和各國一樣,Gypsy是個敏感話題。為求政治正確,有時連Gypsy這個字也不用,要用Romani來稱呼,但其實每人都知道吉卜賽人也好羅姆人也好,都是帶著負面的意思。20世紀初,和其他國家一樣,挪威也曾經把Romanis小孩強制帶離家長,希望能把他們強行融入社會。在越來越講究人權的西方社會,不知是否因這段不光彩的歷史,讓政府現在處理類似問題時小心翼翼。

挪威希望立法禁止行乞,引來社會反彈。有人說若禁止行乞,罪案率會飆升。早前挪威有研究報告說,現在主要在街上行乞的是羅馬尼亞人,沒有Gypsy血統,因為在家鄉真的不能維生才走到北歐。報告否定他們是有組織的行乞和小偷集團,但T跟我說,「要看報告是什麼人寫的,如果你訪問警察,得出的答案肯定不一樣。」

其實他們還有其他賺錢方法的,最常見的就是演奏音樂。有一次他們走上地鐵車廂,演了一小節過來要錢。T說著她很不喜歡這種類似強迫人聽音樂的方式,但不情願地還是掏出了硬幣。「雖然我不認同他們的生活方式,但我會盡可能的be nice,給一個微笑。」但隔天就聽到廣播,車廂禁止演奏。

尚算積極的態度,可惜受制於現實,又是誰的過錯?夏天,多了幾個業餘得來有些嚇人的小丑在賣扭氣球。雖然有些好笑,但我卻覺得他們比那些假和尚好一百倍,更值得尊重。

後話:T有一次說到自己身世,竟然說應該有吉卜賽人的血統!曾曾祖母曾跟著一個馬戲班,還在伊斯坦堡被一個蘇丹看上,差點被賣。其中一個姓氏是法文,也是不知誰在法國時弄來的。T她有著厚重的長黑髮,白皮膚,來多個水晶球,就真的和傳說中的吉卜賽人一模一樣了!看來她是比較幸運,早早安定下來的遊牧民族的後代了。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