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Wetsuitman


文: 陳裕匡

本週斷斷續續讀完這篇萬字專題,也是首次讀北歐傳媒的長篇文章。

引言交代,去年冬天,荷蘭與挪威的海岸分別發現兩具屍體,他們分別穿著潛水衣。多國警方均無法識別屍體身份。「這是一個關於他倆的故事。」開句「無影無縱 (Without a Trace)……」

文章分三部份。首部份,格局似一套十集的警匪片的首集,幾位警官陸續出場。調查初期,多國警方都懷疑過死者是度假的滑水、潛水者,或者玩某類新興而危險的水上玩意的英國人,一度叫他做Diver。但荷蘭方面的 John Welzenbagh 堅持隊員要叫他做「The Wetsuitman」,強調找到的只是一件Wetsuit和屍體,不要假定他是度假和潛水,要認真調查。

氣氛一轉。第二部份,鏡頭已落到法國沿岸最近英國的加來 (Calais) ,一群靜候機會逃到英倫海峽對岸的各國人士組成小村落” The Jungle “,記者與攝影師深入一群又一群的黑色膠袋帳幕,希望得到失蹤者的線索,索料索到有危險,即走。

第三部份,故事看似鎖定在一位敘利亞廿二歲青年 Mouaz Al Balkhi 身上,他與家人因戰亂逃到約旦,希望橫越千里,成為英國難民並攻讀電子工程學,幫補家計。記者與他的家人多次聯絡,一起到國際刑警及多國化驗所等結果。最後,並未能完全確定潛水衫內的死者就是他,然而,是篇追查和報道,揭露了西南亞偷渡的風氣與英、法等國的人蛇問題。

文章來自挪威暢銷報章Dagbladet.no的網站版,主頁全是挪威文,但它有一個特別的 responsive 版面,專門刊出英文文章,上述的〈The Wetsuitman〉是奧斯陸記者 Anders Fjellberg 花了數月時間寫成的大作。值得朋友們週末一讀。

sporlost-1 sporlost-2  sporlost-5

https://www.facebook.com/OneBandOneDay?fref=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