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瑞典設計師協會會長Daniel Byström (下)


文: 安尼斯

特約記者安尼斯第一次採訪的名人,超過6尺高瑞典設計師協會會長Daniel Byström。
Daniel Byström簡介

安: 安尼斯

DB: Daniel Byström

安: 你怎麼看香港設計的發展?

DB: 這是我第一次來到香港,但香港設計的發展真的讓我印象深刻。在參觀HKDI(香港知專設計學院)的瑞典 ReRagRug展覽時, 我感到非常榮幸會見這麼多香港設計師和香港設計學生的作品。雖然設計領域越來越大,但在瑞典學習設計的學生並不多。瑞典設計,尤其在瑞典南部的馬爾默Malmo的設計沒有太大的聲望,但瑞典設計界互相幫助,共享和協作,所以獲得更多的合作機會,特別是與香港設計師合作的機會。

安: 你有沒有最喜歡的亞洲設計師?

DB:第一個我想的是Alexander Wang,(Alexander Wang父母皆來自台灣,他為華裔美國人)。無論如何,我認為他是非常Cool。H&M最近開始與他合作。我也很喜歡日本的設計。我覺得我們瑞典和日本之間的設計語言有很多共同點。我喜歡深澤直人,特別是他為Maruni設計的Hiroshima collection。我也看到了一些由日本平面設計師福田繁雄設計的HKDI海報。另外我認識一個偉大的汽車設計師,Anthony Lo,Saab 汽車設計部門的負責人。Anthony Lo設計的Saab Aero X 贏得許多獎項。 

安:你為什麼決定要成為一名設計師?

DB: 其實在我開始讀設計之前,我幾乎對於設計一無所知。16年前,我的藝術教師建議我成為工業設計師Industrial Designer。現在設計改變我的一生。今日大家都在談論設計,更多的學校提供設計教育和設計課程。互動設計,服務設計,網頁設計,設計領域不斷湧現。

我一開始是一名工程設計師。我學到了材料,製造,工藝和設計的領域。在宜家和一家船廠工作後,我決定開始了自己的設計事業。在與人共事的經驗多了,發現我在社區設計領域工作貢獻最大。把設計思維納入瑞典城市規劃,今日我也是冰島的區域發展項目經理。

安: 誰最影響你的設計生涯? 

DB: 與不同的人接觸已經影響了我的設計生涯。開發的產品和服務與最終使用者的關係最影響設計。作為設計師,我們需要了解用戶的需求,並實現通過觀察,分析和參與。我覺得這是很重要的。設計師需要有好奇,謙遜的個性。我們絕不表現為專家,但必須始終收集新的數據,信息和知識。我們的專長是為實現共同的理解和引導結果,建設有吸引力的解決方案。

作為設計師,我質疑一切,我很好奇,喜歡與人交談。我想看看另一種方式是很重要的。試圖這樣做影響了我所有的設計。產品的製造是因為如何使人們的生活不同,他們做的事情不同。解決方案,不僅來自人類,而是來自自然的啟發。

安: 你會怎麼總結你這次香港訪問?

DB: 這次訪問香港已經十分令人驚嘆。這是我第一次去香港,這次設計週會議一直都非常好。但還沒有得到那麼多時間去看香港,我期待著不久回來香港看看夜生活,商場,大廈和市場!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