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走無限期


文: Kathy Ng

每一個人,都在等一個機遇。

2009年的一次尋找極光之旅沒有給我看到北極光,卻帶給我一個機遇。在芬蘭Lapland一個叫Saariselka的地方,我遇到了他。他為我帶來了一個工作機會。他是酒店的主人家Jussi,悉知我從事酒店出身,又精通多國語言,他竟然主動邀請我到他的酒店打工。那一次,我雖然答應了,連工作合約都簽了,工作簽証也批了,然而到最後一刻我卻把工作推掉了,原因是放不下做子女的責任。

2014年夏天,在人生遇上低潮的日子,我不斷反思。那一刻,我鼓起勇氣,發了一封電郵致Jussi。相隔4年多,他沒有把我忘記,還再一次給予我工作機會。曾經錯失了的機遇又再重來,失而復得的感覺,相信我不用多加解釋。就這樣來來回回幾趟email後,我再一次重覆4年前的程序,工作合約,工作簽証等。唯一不同的是,芬蘭註港領事館由灣仔搬遷到至中環了,以及簽証費用由2,800港元加至5,725元。簽証費升了一倍,大概是因為芬蘭把傳統的 residence permit sticker 改為 biometric residence permit card,即好像香港身份証的一張咭,不再是一張紙貼在passport上。工作簽証申請需時2-3個月。在等候期,我沒有什麼可以做,唯有等。

CAM00963_mh1409549437290

等待,是一種痛苦的經歷,需要無限的耐性。但如果在等待上加一點期望,那等待即變成期待。就好像在一杯espresso上加一點糖,令咖啡苦中帶甘,讓你品嚐苦中一點甜的滋味。

有人或許會覺得我很傻,30出頭的我連working holiday都沒有資格申請,還學人家出走。為何不乖乖做好那份工,步步高陞,有manager不做,跑到老遠的雪地去做一個receptionist,返回剛畢業的那個水平,那過往8年工作得那麽努力為的是什麽?我卻認為,出走無限期。工作除了為了賺錢,最重要的還是要快樂。難道每一位30出頭的女人都應該已經嫁了或即將結婚,有孩子了或準備生小朋友,或是在職場上掛著不是director就是manager的title?工作的title我有過了,亦很滿足。至於家庭,我都希望做一位賢妻良母,只可惜丘比特之箭還沒有射中我和他的心。然而,這也是另一個機遇。每一個人,都在等一個機遇。

每一個機遇都來得不易,無論它帶給你的是一杯合你回味的咖啡,抑或是一杯依然很苦澀的咖啡,它都是一件好事,因為至少它把你帶出你的comfort zone,去嘗試新事物,面對新挑戰,然後再帶來下一個機遇。雖然這一次工作上的轉變是 one step backward,但對於我的人生卻絕對是 one big step forward。

過去的每一次出走都是有限期的。美國走了一年,日本走了一年,德國走了五個月。這一次出走芬蘭,我卻沒有寫下期限。出走無限期,無限期出走。要回來的自然要回來,但是何時我不知道,一切順其自然。

距離出發還有1,200個小時。颱風海歐來之匆匆,去之匆匆。曾經有一位中學老師用海鷗來形容我,因為他覺得我喜歡到處遊歷,就像海鷗一樣自由自在地飛翔,偶然又返回岸邊。即將我便要飛行約五千公里,這次飛航將會展開我人生新的一頁。

One thought on “出走無限期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