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歐式斷捨離 — NONONO


文: 陳裙匡@One Band One Day

日本作家山下英子一書《斷捨離》大賣特賣,連帶詞神夕爺都寫番一首喻情愛。斷捨離簡而言之就是斷絕、捨棄和離開生活中不必要的東西,提倡整理個人作息的空間、物理的空間等,在時代和災禍後,簡單地活下去。在變化急促和機遇處處的歐美音樂界,接 Job 接到手軟的樂隊又有沒有餘暇想一想這個問題呢?

瑞典斯德哥爾摩樂隊 NONONO 就開宗明義,說明他們們主將拒絕。拒絕沒法投放熱情的音樂計劃,專注於自己重視的。這支兩男一女的三人電子樂隊,成立於 2012 年,以不快也不慢的速度,在今年春天推出首張專輯《We Are Only What We Feel》。一頭金髮、身型瘦削的女主音 Stina Wäppling 坦言初次錄音時,希望把感情「補償」到作品中,把全情都灌注到歌曲之中。她甚至希望在沒人看到她的情況下錄音,但當然沒法做到啦,絕大部份樂手錄音都要人幫手的。但憑此舉已經足見她的音樂的熱情,並實踐 NONONO 的精神:排拒次要,只管最重要的。

整張專輯,也流露著如同丹麥女歌手 MØ 及樂隊之同城同門 DJ 組合 Icona Pop 的北歐式跳脫。相對地制服化、統一,一開口你就會知道是北歐那種。有美國碟評指此碟缺乏探索和冒險的部份,我也同意。〈Jungle〉醒目提神,鑽入耳朵就不願離開;〈One Wish〉繼續她們愛用的軟件聲音,〈Pumpin Blood〉中就極力加強輕鬆感和朝氣,竟然又有美式流行電子之感。〈Down Under〉的慢板反倒感情較強,末尾留了力的弦樂其實可以去得更盡呢,都末尾曲了。過往,Wäppling 與樂隊成員 Michel “Rocwell” Flygare 玩 Hip Hop 東西,甚至表明喜歡 Wu-Tang Clan,但僅有嗅到嘻哈氣息的也只有〈Like The Wind〉中的重低音進路。

北歐地方大,他們亦一如很多褔利主義國家的樂隊,能夠選擇在家中夾歌。這種能夠選擇和能夠 Say NONONO 的權利,她們把握得很好,感謝她們利用自由和決心,製作了一張不錯的專輯。

試聽〈Pumpin Blood〉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3j4I0PqNzKE

文章來源: http://goo.gl/i3XdBw

10631314_831917506832553_6836423945875237512_o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