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瑞典福利社會到澳門​福利社會的啟示(二)


文: 青見

上文提到瑞典和澳門曾靠不完全競爭環境創造出福利社會,但兩個社會都有需要面對的問題。先說說瑞典,瑞典移動通訊技術近年逐漸被各國追趕,包括在核心網絡系統受到中國廠商的追趕,在手機終端受到美國和南韓廠商的超越,導致瑞典在藍海中的優勢越來越少。至於澳門,博彩產業今年面對增速放緩,加上鄰近地區(如日本、台灣)將開放賭業,澳門會面對更大競爭,在區域內的獨一價值越來越低。

面對上述問題,瑞典的做法是重視創新研發,為可持續發展提供基礎。近年瑞典在環境保護這產業逐漸取得優勢,加上本來的通訊產業重視前瞻的研發(如5G技術),以及其他文化創意產業的發展,應可保障瑞典的競爭力。至於澳門,近年來博彩收入驚人,政府坐擁大量財政盈餘。故此,澳門要面對上述問題,筆者認為澳門可學習瑞典,善用本身的財政資源,加大對創新的投入,推動經濟適度多元化。澳門生活節奏悠閒,有深厚的中西歷史文化背景,故在文化藝術和創意設計方面有一定的發展機會。考慮到澳門地理環境屬於小城,故亦可參考瑞典首都斯德哥爾摩的城市藝術,把藝術帶入城市之中,提升澳門獨特的歷史文化魅力,從而促進澳門成為世界旅遊休閒中心,保障澳門的競爭力。

善用自身的優勢,積極推動創新研發,相信是瑞典和澳門維持藍海經濟發展策略的重要元素。可持續的藍海經濟發展將保障瑞典和澳門的良好經濟基礎,從而有條件地繼續作為福利社會。

13500076530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