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麥爸媽不在家


文:  頭文字D

去年,新加坡電影《爸媽不在家》贏得金馬影展最佳電影。電影以家庭傭工為題材,引起了社會關注。在香港,我們對這個為數近三十萬的社群認識又有多少?

放眼丹麥,基於地緣與文化等各種因素,家傭服務未有成行成市。不過,對於雙雙在職的父母,可以幫忙打理家務或照顧小孩的服務,還是有相當的吸引力。一如很多西方國家,丹麥亦有“au pair”制度。“Au pair”一詞源於法語,意即等價交換,故亦稱為「互惠生」。此計劃的原意是讓來自海外的年青人作文化交流。一方面那些青年可有個寄宿的居所,一方面接待的家庭可得到這些青年的幫忙而減輕家務負擔,而且雙方亦可因處同一屋簷下而有較多交流的機會,可算是各取所需。可是,一些人卻以「互惠生」為名,僱用廉價勞工為實。好些菲律賓人因著不同原因以互惠生身份到丹麥打工。2011年的紀錄片“Au pair”訪問了當中的一些個案,細探這些人在丹麥的生活狀況。

下載 (2)

 紀錄片穿梭於三名菲律賓互惠生的故事。Matet離開了護士學校,隻身走到丹麥,是為了掙錢支付母親的醫藥費。Theresa離鄉別井,忍受骨肉分離之痛,以期女兒能有好一點的生活。Roselie則為籌措妹妹的學費而到了歐洲。在到丹麥之前,她已在荷蘭當了互惠生兩年。拍攝之時,她在丹麥的簽證快將到期,她也正為此奔波,以期盡快找到另一落腳地。片中Roselie亦提到其母以前也曾離家到香港打工。過了一個世代,她們的生活好像不曾怎麼改變過。

images

在丹麥,互惠生制度有一定規限,例如工作範圍應為照顧小孩和清潔打掃之類的日常家務,每周的工時應為十八至三十小時,而除了提供食宿,接待的家庭亦須支付一定金額作生活津貼(2014年的最低金額為3,250丹麥克朗)。一如很多到外工作的菲律賓人,這些互惠生多會把大部份的金額匯給家人。在物價高昂的丹麥,這份微薄的津貼實在算不上什麼,不管如何儉樸,生活也不容易。是以像Roselie般會到街上執拾瓶罐幫補生計的,相信大不乏人。亦有好些家庭,把互惠生視作家庭傭工,並對其工作提出更嚴苛的要求。

到了片末,三人各奔前程。Roselie亦終在挪威找到一個接待的家庭,繼續她的互惠生生涯。可以預見,像她們的例子,在西歐各國並不罕見。三人在片中的處境,大概只屬冰山一角。 

紀錄片“Au pair”預告 (摘自愛丁堡電影節網頁,附英文字幕)

http://www.edfilmfest.org.uk/films/2012/au-pair

圖片來源: thebestaupair.com; http://www.west-info.eu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