炎夏回憶


文:愛米

七月中起日照已明顯縮短,但氣溫卻是高峰。這兩星期日間最高接近甚至超過三十度,在沒有空調、建築設計以保暖為重的房子裡獃著,冰條和雪糕是享受也是必要。

冬季圖書減價時買了本有關糖果和雪糕回憶的書,從年代追憶至1980年代。從每個年代挑選一段翻譯成中文,讓大家淺嚐往日的北歐雪糕滋味。

1950年代

『那應該是1950年代初吧,我六七歲左右。有一年夏天我舅父、舅母和細表妹來斯德哥爾摩探望我們。表妹和我得到各自的雪糕,這在當年並不常見。我拿著雪糕舔舔舔,但表妹居然懶醒地把她的雪糕收起,還取笑說我的雪糕快吃完了,她還有一整枝未吃。你們也猜到結果如果吧,她的雪糕全部溶掉,剩下一枝木棍,表妹當時傷心之餘更是非常憤怒啦!但發爛渣也沒用,她嘈來嘈去也得不到另一枝雪糕囉。』Elisabeth 1947年生

1960年代

『那年我十歲,在讀小學。學校隔鄰是一家著名雪糕廠。有一天傳來消息說工廠被「爆格」,所有同學都蜂擁過去啦!正呀!小偷破門盜竊,很沒手尾沒把冷凍房的門關好,裡面的雪糕開始融化,我們真是超好彩!可以肆無忌憚把一盒盒雪糕搬回家。我的想法是把雪糕拿到爸爸的士多賣,賺少少錢。但爸爸以為我的雪糕是偷來的,反而很生氣罵我。結果我不能賣雪糕,但也沒大不了,因為我之後連續多個星期都有免費雪糕吃。那次事件後,我好像沒有再吃過同一款雪糕了!』Micke,1958年生

1970年代

『我最喜愛的冰條是橙汁味,小時候一直吃,吃至它停產。但講到印象最深的雪糕回憶則要數到雪糕三文治的面世,應該是72學年吧。那個夏天我每天踏單車四公里,或划船到湖對面的士多,為的就是買一件雪糕三文治!我家的夏季度假屋至今仍在,但士多在五年前已結束Mats,1960年生

1980年代

『祖母住在哥本哈根,丹麥的雪糕跟瑞典的不同。好像是1980年吧,那年我遇上小丑雪糕,它的外型就是一個小丑的模樣,鼻子則是一粒香口膠。幾有型。』Patrik,1972年生

來源:”Nostalgiboken om godis & glass”, Annica Triberg &Eva Kallhed, Grenadine Bokförlag,2010.

PhotoGrid_1406567370950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