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國男友


文: Jessica Yeung

也許有些人認為有個外國男友/老公是一件值得show off的事。我自己覺得,是不是鬼佬不是重點,只要你的伴侶待你好、值得你愛已是一件幸福的事,足夠你去驕傲和珍惜。

Ilari 來了香港四個月,可以分享一些小故事。

我離開芬蘭五個月後,Ilari 為了一個interview 而突然來香港。在機場裏看見許久不見的他,心想:咁高同咁型o既?(對不起,賣花讚花香…)long distance 好殘酷,時間和距離把曾經深刻的記憶都變模糊,短短數月我已記不住他的身高和輪廓。

他來港的第二天帶他搭叮叮,芬蘭人習慣在餐廳圖書館課室裏一坐下來便把隨身手袋背囊放在椅子下。或許人少,地板較乾淨。那次在電車上他把放在坐椅下的背囊遺忘了,好白痴地就算放工吃過晚飯後好睏我們還是即時由銅鑼灣搭去那架電車的總站-筲箕灣,背囊沒找到,那晚卻學識原來電車的失物會被送到屈地街電車廠,為了翻譯給Ilari 知道,我再多學一個詞組:witty street train depot。

為了租到平一點的劏房,我終於知道hse28.com 較街上的地產代理有用一些。但少於一年的租約又要有獨立浴室洗衣機微波爐雪櫃兼可以煮食的劏房依然平極都要五六千,租約短至三個月的更稀少。看租盤時往往又被代理和Ilari 兩面夾擊,一邊做翻譯一邊被代理說服去租一邊聽Ilari 計數然後同步向代理解釋不租,煩到痴線。

過了數月擁有高學歷曉四國語言為人踏實謙虛但也許面試時不夠自信的Ilari 還未找到工作,其實他只想找份management trainee 的工。間中朋友會問點解佢仲未搵到工?幫人補英文唔得咩?去o左芬蘭廠商會個webpage 睇未?……呢d 其實晨早做o左,同埋唔駛問我點解,因為我都想反問點解。而且不是expatriate 的外國人找工作有他們的語言及簽證困難。

我父母對Ilari 沒有過份熱情,吃飯時由於言語不通總是好像搭檯。對於父母的冷淡,我明白他們總是怕子女蝕底,擔心太多,以為我只有七歲的智商。這段時間放工後還要抽時間搭車去見在香港沒甚麼朋友的Ilari ,role play 社工安慰他明天會更好。高低起跌有時,低潮和難關不會一世的,也沒什麼好投訴,不用long d, 周末又可以像從前一樣手牽手四圍去已是值得珍惜和高興的事。

這段日子讓我更體諒到我爸做了三十年bread winner 的壓力,只是他不沉迷facebook, 把壓力放在心裡,沒有隨時掛在口邊。

有個外國男友也有不少問題要面對和解決,兼其實沒什麼好show off。如果有人羨慕,也許是他們沒有刻意留意當中可能產生的問題。

中國的新年又到了,為Ilari 能跟我在同一個城市而高興,希望他馬年 「馬」上找到工作。

圖:劏房的面積有限,煮食用具或家俱可以不買的都不買,在牆上掛幾張相做裝飾算了。

1606958_777828845580064_953705344_n

文章來源: 寄居芬蘭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