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sse Hallström —《狗臉的歲月》


文: 張知行

 Lasse Hallström 是一個頗為不同的北歐導演。 瑞典的英瑪褒曼、芬蘭的郭利斯馬基、丹麥的 Lars von Trier 和 Thomas Vinterberg 等等北歐名導,他們的作品明顯帶有北歐文化的色彩,Lasse Hallström 則多拍與北歐無關的作品。若果你不是那些逢電影也會看看導演是誰的觀眾,你可能會很意外《不一樣的天空》(What’s Eating Gilbert Grape,有迪卡比奧最耀眼的早期演出)和理察基爾主演的《秋田犬八千》,竟是出自同一名瑞典導演的作品,就是 Lasse Hallström。

但在 Lasse Hallström 成為非常國際化的荷李活大導之前,他的成名作《狗臉的歲月》是一部非常地道的北歐電影。若你跟本人一樣,談起北歐電影就第一時間想起英瑪褒曼、莉芙奧曼、德萊葉 (Carl Theodor Dreyer) 等人,甚或近年流行的《千禧三部曲》等以沉鬱黑暗為主調的電昒,你會發現《狗臉的歲月》是異常的叫人開心,北歐翠綠山河之美是叫人如斯雀躍和感動。

《狗臉的歲月》是一部有關快樂的電影,其呈現的快樂,是猶如一群小朋友在草地踢足球那般真誠。《狗臉的歲月》中踢足球的情節,叔叔手忙腳亂的動作,小朋友排人牆時的惶恐,入球的過程和互相慶祝,這些我們在英超見慣見熟的過程,在《狗臉的歲月》卻有叫人完全意不到的精彩。

《狗臉的歲月》讚頌和鼓勵我們,去做自己喜歡做的事。喜歡打拳、踢球抑或為藝術裸露,只要自己喜歡去做,就應嘗試盡情去做,跟你的性別或者年齡並沒有你想像中那麼大關係。《狗臉的歲月》沒有甚麼爾虞我詐或社會現實的問題,但教你重新認識忠於自己的樂趣。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