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學家的感慨


跟 Stockholm 闊別三年,故地重遊,又不自覺地走進了諾貝爾博物館。

諾貝爾博物館屬於小巧精緻類型,僅得一層,中間是主展廳,內廳是專題展覽,兩側為放映室,在不同時段播放電影,在我參觀期間,剛巧播出諾貝爾經濟獎得主 Yunus Mohammad 的短片。 記得三年前,展廳的專題展覽是 “How Free is Free” ,探討世界各國對自由的看法,特別描寫到 Madonna 的大膽言行。在俄羅斯囚禁 Pussy Riot 的今天,當日的展覽更顯得像一本警世的預言書。

這次的專題展覽名為 “Sketches of Science: Photo Sessions with Nobel Laureate”。單看題目和巨型相片海報,已經感到氣氛輕鬆。策展人兼攝影師 Volker Steger 找來歷屆的諾貝爾獎得主,給他們一張紙,一排顏色筆,請他們以最簡單的方法,把自己的得獎理論表達出來。

sketches_940_320_2

Volker 沒有事先通知科學家們需要畫畫,因此提出這個請求時,大家都嚇了一跳;然而,Volker 就正正是希望他們可以在毫無準備下解釋自己的理論。有一位女得獎者不太喜歡這個建議,但最後還是畫了,並跟 Volker 說:「還是畫一幅給你划算一點,趕走你要花的時間比畫畫還要多!」並不是每位科學家都友善的。

或許這是世界上首個關於科學家的展覽,因為只有諾貝爾博物館才有如此能力凝聚世上最頂尖的科學家。在場內行了一圈,改變了我對科學家那種曲高和寡,嚴肅認真的印象,他們拿著自己的作品,無一個不是笑逐顏開。原來科學可以是簡單的,更可以是快樂的。
看著看著,我想起了發明雞尾酒療法的何大一博士。

是十五年前的一場演講。記得何博士慨嘆說,世人的偶像不是明星就是運動員,沒人會把科學家當成偶像,而這樣的風氣和土壤,難以造就出科學家。的確,就算科學家對人類的貢獻再高,知名度和地位卻往往是低落的,這恰恰反映出社會上大多數人士流於膚淺的表面,並不重視人類和世界的根源,由十五年前到今日,現實依然沒有改變。

Laughlin%20och%20Barré-Sinoussi-460x345

感謝 Volker,那是一個多麼有力量的展覽,幾乎把世界上最高深的理論都集中在一個房間內,以淺白的方式理解窮一生研究出來的理論,這種機會實在難能可貴。 多得諾貝爾獎,多得有心人還視科學家、視科學家為世界一個不可或缺的部分。

圖片來源:  Nobelmuseum.se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