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倫姆漢公車 Buss Trondheim


文: Wan Step in DK

大一課本有一章叫社會化,寫著社會化的定義以及其延伸概念

再社會化:

拋棄舊有價值觀,充新接受新的價值理念,其中强制再社會化發生於社會對個人行為不能接受時,以及個人的行為有違社會規範時,這過程透過監獄等機制重塑人的行為模式。而高夫曼的全控機構的其一特點好像是單向權利管理,也就是說要被再社會化的人沒有餘地去討論自己的想法意志。

死刑與廢死吵著沸沸揚揚,網路上偶爾出現了幾則某某國某某監獄像極五星級飯店的新聞時,下面的留言回復總是會出現著:我為什麼要繳納稅錢給這些廢物、這些人死一死算了…………………..多年前的我或許也是會陷入這種憤怒,慶幸教授不曾只考名詞解釋,申論題的空間給了我去思考定義用於社會的適切性,也幸運地身邊總有些人為人權奮戰的文字總是會出現在塗鴉牆上。

SONY DSC

從家門口要走五分鐘的路到公車站牌等著一小時僅有兩班的下山公車,特隆赫姆的早晨空氣乾燥的讓人嘴乾甚至有時候會唇裂,但也因此得以擺脫過往潮濕悶熱帶來的煩悶之感。早晨公車上的挪威人不喜歡聊天,或許是來自於生性的害羞,或許是在戶外溫度總是不到冰點的早晨離開枕頭山顯得懶洋洋,但他們卻也是謙恭有禮的對於我這種老是害怕做錯站的異國臉龐給予協助,對於不懂的公車站前的雪最滑的亞熱帶蠢妹在摔的狗吃屎時伸出援手。然後再幾次學會抓準公車時間、上下車地點之後,早晨總是同一樣的司機與乘客開始不會再和你聊些你從哪裡來的話題,改由一個不語的點頭,代表道聲早安或是肯定你再也不會因為追公車而摔個四腳朝天。

SONY DSC

連續幾天-15度左右的溫度後,不知道是不是中國春節的喜氣也傳到了特倫姆漢,氣溫終於慢慢的接近到了零度,水氣充足之後會開始下新雪,也就比較不會滑倒了。我還是走著那五分鐘的路程到山坡上的透明公車站,下學的天空是灰色的,不意外的看不見山下的平房和遠處的峽灣,讓我驚訝的卻是透明公車站上多了白色斑點,好幾個快速重擊的圓點像四方如用刀刃般畫出的俐落直線,我驚訝的以為是彈孔,近看之後才發現自己不黯雪的迂,只不過是清晨下了一場鏗鏘有力的大雪罷了。

SONY DSC

回到了哥本哈根,在書店咖啡館和來自波羅的海朋友G約了個女孩的午茶,聊起了挪威,從在奧斯陸生活的她談及了在青少年中心擔任課輔志工的回憶,她既羨慕又無法理解為何挪威小孩沒有成績等第排名,為何直屬老闆總是沒跟她說還要多做哪些工作,又有哪些工作做不好要改進。

她一面覺得如果你不跟我說我幾分我要怎麼進步,一面又懷念那段日子。

“你只要鼓勵那些小朋友你很棒,你做的很好,繼續加油就好了”

“那要怎麼加油?”

“不知道耶,我問過他們,事實上有時候他們也很徬徨,不知道自己到底好不好”

那你覺得要怎樣去形塑一個孩童的行為與思維呢,你要怎樣樣讓孩子找到未來的志向呢?

我們兩個二十初頭的女孩討論著關於孩童教育的問題,始終理不出個標準答案。
旬孟各有理,不過我喜歡雪花勝過於子彈。

當孩子成為殺人兇手,挪威、英國反應大不同:
http://pnn.pts.org.tw/main/2013/09/19/%E7%95%B6%E5%AD%A9%E5%AD%90%E6%88%90%E7%82%BA%E6%AE%BA%E4%BA%BA%E5%85%87%E6%89%8B%EF%BC%8C%E6%8C%AA%E5%A8%81%E3%80%81%E8%8B%B1%E5%9C%8B%E5%8F%8D%E6%87%89%E5%A4%A7%E4%B8%8D%E5%90%8C1/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