芬蘭售貨員的三咀四舌


文: 任平生

初初到來芬蘭時,每當走入百貨公司時,對於那些售貨員都會感到有點訝異。一個普通百貨公司售貨員為何往往能流俐操控三四種語言呢?能操五六種的亦見過不少:

芬蘭文、瑞典文、英文、法文/德文/西班牙文/意大利文、俄文、愛莎利亞文,甚至是日文及中文都有。望望自己這兒的朋友,同學及同事,大部分也是一樣三咀四舌的。生長在殖民地當時的我,就是學習了十多年的英文都不能流俐,面對到處都能操三四種𣎴同語言的人,真的有點處身於聖經比方故事中的感覺,有「聖靈所賜的口才,說起別國的話來。」

心知這當然並不是甚麼奇蹟。芬蘭人其實在信仰上十分隨便開放。芬蘭人亦並不是份外聰明或天生有特別基因吧。國家教育方針很着重語言。從小學到中學學生會至少學習四種語言。大學裏又要繼續進修。平常人解釋這是實際上的需要。雖然地理上芬蘭是北歐一國,但芬蘭語跟絕大部分歐洲語言是完全不同。身處大國之間,學習英文、俄文或德文是十分正常的實際需要。但西班牙文、意大利文、葡萄牙文及日文?大多是為興趣,旅遊及交際。在此可以看到一個文化及民族對異族的態度。

相對於香港來說,在地理上或實際上來説,都是個很大的對比。殖民地中,流俐英文就心滿意足。回歸後自由行或北上理所當然地抬高普通話。但試問香港有幾多機會會遇到一個香港人會懂菲律賓tagalog語、越南文、泰文或馬拉文?

多次去過馬來西亞及新加坡,見到聽到同枱用飯不同膚色的人能隨便和諧地用馬拉文,英文,廣東話及普通話交通。這是個明顯包容的表態。每次我都記起芬蘭那些售貨員,聖經裏咀舌的故事,及自己香港的問題。

近日新一齣鏗鏘集的主題恰好是「廣東話」。當中有提及香港兩文三語教育的現況,亦有一些本地家長困擾。例如現時很多幼稚園只用普通話教學。而七成小學及四成中學已開始用普通話教中文。有家長恐怕廣州的廢粵推普行動會蔓延過來。很多小朋友的廣東話/中文用語中開始有這類有趣的詞語:沙發,冰淇淋,土豆,西紅柿, 胡蘿蔔 …

突然湧現似曾相識 deja vu 的影像:還記得嗎,小時候在街上,學校裏或家人公務中,只有一種上乘語言。那是統治者的語言。
為何自己的母語現在又再變成一種二等語言?

錢賺得越多越快活,學語言不是越多越好嗎?

現在逛街見到那些能七咀八舌的售貨員已見怪不怪。自己也沾上了這種理所當然多咀多舌生活的模式。社會國家穩定的須要是肯定的。當然,祖國以往亦曾有過一些「百花齊放,百家爭鳴 」的運動。但看看這兒芬蘭或那兒新加坡,多樣多元的包容,不是個更有效,更有建設性,更有遠見的維穩方法嗎?

20110516-IMG_2380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w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