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介紹 – 訪問任平生 (一)


文: 任平生/Live Norish Editorial Board

任平生,香港出生,移民芬蘭。Live Norish 有幸在互聯網上找到他。

芬蘭與香港,相距數千公里。生活在冰天雪地的芬蘭,應該跟香港截然不同。就讓我們在對話中認識他和芬蘭。

L1001088

Live Norish – L

任平生 – 任

L: 請簡單介紹自己。住在芬蘭多久了?

任: 名字叫任平生,香港土生土長,大學時期走到來芬蘭這地方,一住就十幾年有多了。

L: 你住在芬蘭哪一個地區?  職業是什麼? 你每天是否要長途跋涉去上班?

任: 以往西部北部都曾住過,但始終因工作關係在首都赫爾辛基的時間最長。從事的工作是互聯網服務設計。本身自己是文科出身,但畢業時正是諾基亞興旺的時期,帶旺了這一行,偶爾在這行裡找到一個職位,試一試就十多年了。

 L: 為什麼當初會走到芬蘭?  又為什麼會留下來?

任: 到來芬蘭的外國人有兩種 : 一是很討厭這地方,有機會就立刻遠走高飛 ; 二是十分投入這地方,一住就住十幾二十年。外國男人會留下來生活的原因,大多只有兩個 : 芬蘭女人及諾基亞,現在後者應該被憤怒鳥及Clash of Clans取替了。 如果要求不是過高,這兒是很容易留下來,要走往往是困難的。

L: 芬蘭跟香港,哪一個更像你的家?

任: 很難認定哪個是哪裡。一半生在香港,另一半在這冰天雪地過了。家應該是在於自己所認識的人與物之間。

L: 住在芬蘭,遠眺香港,對香港的現況有什麼感想?

任: 現在的感想一定是惋惜、悲哀。小時候的回憶在今天的現實中完全被消失得整整齊齊。對於一般香港人對集體回憶及文化的系統性刪除,感覺是莫名其妙。要發達,要進步並不代表要忘記過去。可能是隔岸觀火,所以可以放懷些去想吧。

L: 你認為芬蘭有什麼政策適合在香港實行?

任: 事情往往並非可以簡單地去由一個國家copy-paste去另一個國家。民族性、文化、地理、鄰國、氣候、歷史等等全部都不一。要改變的,要實行的,並不能只是優質選擇性的。例如芬蘭的教育制度一向被公認為世界第一。就是他日將這「非常開放」的制度放在香港某些學校試驗,在「死也不能輸在起跑線上」的大氣候之下,試問有多少家長會願意釋放子女作試驗品呢?

L:  你眼中的芬蘭人是怎樣的?

任: 閒話少說的實際主義者。

L: 哪裡是芬蘭最值得遊覽的地方?

任: 那要看你心目中想要的是甚麼。最有名的景點兩三日已能看通透。這兒沒有挪威的山村,瑞典那麼大的城市,或丹麥的皇宮。有的是無窮無盡的森林,成千上萬的湖泊。可能應該問的是有甚麼事情值得去做:從火熱的桑拿一絲不牽地跳入湖裏去,自己破柴去煙熏一整條三文魚,嚴冬中在人影也少有的市中心街道中逛半天 …

L:  你最喜歡芬蘭哪一個地方?

任:其實從來沒有想過這問題。答案大概是自己可以控制的時間及空間。

L:  你認為香港跟芬蘭人最不同之處是什麼?

任:人生的意義及目標。

L: 你最喜歡芬蘭哪一種食物?

 任:可以在野外採摘到的草莓。

_8031104

One thought on “博客介紹 – 訪問任平生 (一)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