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丹麥單車日記 –重蹈現代主義的謬誤


文: Wan Step in DK

騎單車說穿了累得半死又被風吹的一頭亂髮,但卻總能看到一些用呼嘯而過的速度速度所看不到的事物,今天沒碰到什麼人,寫不出太多動人的故事,而從哥本哈根一直往Roskilde的156公路是大哥本哈根的延伸,一路上多半是些大公司、工廠或OUTLET,其實還蠻乏味的,一直到過了羅斯基爾後,才開始出現令人醉心的大片綠蔭。

SONY DSC

雖說今天的單車路線不是太迷人,但有一個區塊卻讓我印象深刻。在離開美麗的DAMHUSSON湖後,出現了一棟又一棟的高樓,這些高樓都是類似的長方體,整齊平行的座落在ROSKILDVEJ路旁,這是我第一次在丹麥看到這樣高樓層的無聊建築。這個地區位於哥本哈根為衛星城市的功能,40-60年代哥本哈根都市計畫的發散延伸到了這個地區,當時為了解決城市人口過載的問題,套用了當時最流行的現代主義,建構出了這個如積木般的城市風景。然而,這樣的空間造成了人們彼此的疏離,進而又衍伸了健康、安全等問題。

之後大家開始思考如何改善既定成實的空間,成立社區委員會、彩繪牆壁、創造公共空間、店家進駐、附近車道等設計,試圖讓人與空間重新連結,甚至在瑞典、芝加哥等地直接把原本的高樓層建築拆除,新建平房-那種其實不過是回到傳統生活方式的設計。

SONY DSC

二十一世紀的台灣出生率極低意味的人口成長不再如此快速,許多年青人湧入都市缺少的不是空間而是買不起房子。在空屋率偏高的情況下,大型開發案卻仍舊不斷地以都市更新之名,破壞文化資產、迫害平民老闆姓,然後再矗立起一棟又一棟高聳鋼筋水泥的怪物,你可能再也不知道你的隔壁鄰居或是說你隔壁根本沒有鄰居住進來。然後說起來更可笑的是政府竟然是這些愚蠢計畫的重要推手,然後還虛假的說要都市綠化,但卻沒有人會走進那高級住宅的綠花園,讓人不禁想問這些都市規劃是要規劃出哪些人的烏托邦。

40-60年代戰後嬰兒潮與現代主義的盛行,造就了歐美需多失敗的建築與社區,他們在七零之後反省重新思考生活、社會、人類與空間的意義,而我們不只是重蹈他者在五六十年前的錯誤,還胡亂的、短視(少數人)近利的去模仿國外著名的開發案,從未思考什麼才是事宜台灣的。

我無法確定台北最終會不會變得好好看。

我只知道其實信義區、東區或中山區已經有無數的商店讓我選購商品,雖然有些什麼滿多少錢送銀湯匙的百貨我根本連踏入的勇氣都沒有,而其實有時我們根本不需要如此頻繁的再多一件新衣服。而我大概也猜得出來那些異地來台體驗台灣文化的旅人,也絕對不想要看的是他們國家偷渡而來的複製品。而我也感受的到,當我離開家一年後,我最想念的也只不過是巷口的牛肉麵以及坐在塑膠椅上翻著報紙吃著客製化早餐的時光。

如果有一天,再也沒有一個操著本土口音的中年人跟我說”還是小辣,對吧”。那台北真的變的郝奇怪喔。

1 2 3

(those 3 pic  via Ghel architects)

*延伸影片

當我們的生活失去了人與人、人與土地、不同階級的連結會變成怎樣:

http://www.youtube.com/watch?v=g7RwwkNzF68

文章來源 Wan Step in DK Blog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