芬蘭浴


文: Jessica Yeung @ 寄居芬蘭

芬蘭冬季嚴寒,西面的Vaasa 平均只有攝氏負十至十五度。十二月裏人們期待下雪,潔淨的飄雪一夜之間為凋零的城市舖一層白色,濃厚的聖誕氣氛叫人興奮。二月裏大家已經厭倦白雪和黑夜,推搪冰天雪地讓他們頹唐。芬蘭的春天姍姍來遲,積雪在四月末褪去,湖面由冰變回水,湖邊的樹林漸見綠油油。

為時五個月的冬天,芬蘭人愛在家中跟親人好友焗芬蘭浴,家裏的浴室內僻一個四五個座位的桑拿房十分常見。至於學生宿舍,通常三層高的宿舍內設一至兩間桑拿房,宿友可輪流預約,免費使用一小時。

我第一次焗桑拿是在深圳,跟另外兩個女生嬉嬉哈哈圍著浴巾聊天至房內溫度太熱便完結。芬蘭的芬蘭浴對比深圳的確有出入。芬蘭浴對芬蘭人來說是家庭活動,較晚飯時間更適合閒話家常和傾心事。他們會拿一罐啤酒或汽水進入桑拿房,赤裸在高溫下聊個十五二十分鐘。從小已看過父母和兄弟姊妹的身體,他們不會尷尬,但長大後會較少跟父母或異性別的親人焗桑拿,理由是跟父母或異性別的親人共同話題減少。

學生會的其中一項康體活動必定有芬蘭浴(老實說冰天雪地的芬蘭又可以做甚麼。。),他們會租間設備較好的小屋,參加者吃過小食後便可三三兩兩地享受較宿舍更企理的桑拿設施。第一年參加這個活動時因為當時時間太晚,唯有男女同室。我們幾個非芬蘭藉、本已相識的學生浴巾圍身,旨在體驗朋友間在桑拿時吹水的感覺。有個不相識的芬蘭男因時間無多而後來加入,他手執一罐啤酒,堅持桑拿理應赤裸而毫不腼腆地赤身走進我們幾個鄉巴外籍學生之間,坐下後神態自若地跟旁邊男生聊天,剩下我們幾個芬蘭文化初體驗的人完全不懂反應。

聖誕假在Ilari 父母的家度過,他的三個姊妹邀我一同焗桑拿,我知道我會忍不住跟她們一邊聊天一邊對她們頭以外的地方分心,況且我也不慣在陌生人前露體,唯有說你們自己enjoy 好了。

芬蘭的大學也有迎新營,組爸媽會在cottage 裏討論活動及互相認識,然後男女分開時段進桑拿房繼續討論活動細節。

芬蘭浴是社交活動,如果芬蘭藉的男友要去跟其他朋友焗桑拿(朋友間的桑拿多為同性別),應慶幸他有相熟的朋友。畢竟芬蘭男生願意花時間在桑拿內喝著啤酒聊天,除了酒精還需要交情。

芬蘭人大概沒想過地球上某些國家以芬蘭浴為名進行色情交易。

裸體芬蘭浴以外還有極端芬蘭浴,有機會再介紹。

P.S. 附上Vaasa 三月時的風景照,你會明白為甚麼芬蘭浴在芬蘭是每周必需。

1017105_650269648335985_2031890017_n

https://www.facebook.com/photo.php?fbid=650269648335985&set=pb.570804962949121.-2207520000.1390284392.&type=3&theater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