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找聖誕老人的故事Part 4 — 薩武科斯基——可望而不可即的聖誕老人家鄉


文: Miriam Lee

從薩拉一直向北,盡是連綿起伏的松林、冰川湖泊和沼澤。一望無際的荒野,大自然顯得份外寧謐。薩武科斯基(Savukoski)這個比薩拉更偏遠的小鎮,傳統上也是拉普蘭的重要馴鹿牧養地區。這個如睡美人一般的小鎮,也是通往芬蘭最大保護區──烏爾霍凱科寧國家公園(Urho Kekkonen National Park)的入口。烏爾霍凱科寧是芬蘭歷史上在位最長的總統,還非常熱愛大自然。在這面積有兩個香港那麼大的公園裡,有標示清晰的自然步道上漫步,穿越公園西部的自然保護區;或與嚮導同行,挑戰更高難度的遠足,走過壯麗的溝壑山谷、廣闊的沼澤、北方的原始森林,除了享受開揚美景,更可眺望聖誕老人的家鄉──耳朵山(Korvatunturi)。

聖誕老人在耳朵山(Korvatunturi)的家鄉是怎樣來的﹖首先說明一下耳朵山的地理位置和環境。「Tunturi」是芬蘭語,專指在地勢平緩的芬蘭拉普蘭上的小山,呈圓頂狀、單獨伶仃、有侵蝕痕跡且沒有冰川。它們通常位於樹線以北,高度不超過八百米。攀上這種小山,可居高臨下觀賞四周的北方針葉林、沼澤和苔原。「Korva」的意思是耳朵,因為這座小山從遠處看像一隻耳朵。耳朵山高四百八十六米,大約是香港的獅子山的高度。據說,小山的巨型耳朵形狀就是聖誕老人收聽小孩子願望的工具,在人煙隔絕的山谷裡,聖誕老人和他的精靈助手可以安心製作和包裹禮物。當地郵局為配合大量寫信給在耳朵山的聖誕老人的人們,發明了郵政編號「99999 Korvatunturi」,儘管信件其實都會送去羅凡涅米的聖誕老人村(見上一回的尋找聖誕老人的故事) 。事實上,由於耳朵山剛好在芬蘭與俄羅斯的邊界,進入耳朵山必須申請邊界禁區許可證,加上沒有道路通往,只有一條極少使用的小山徑,所以如果聖誕老人真的住在這裡,他也可樂得安靜。

薩武科斯基是芬蘭中面積最大的市鎮,面積約六個香港,但人口只有一千多,是芬蘭人口密度最低的地區。這裡主要的經濟活動是林業和馴鹿畜牧業,而馴鹿數目比人口多十倍有多。外型高佻俊俏的Niko在薩武科斯基長大,祖上五六代人都是拉普蘭的馴鹿牧民。他從父輩繼承了一大片林地和馴鹿群,還有一所全木建的旅館。Niko是鄉鎮上少見的年輕人,他有點唏噓地說:「我小時候在鎮上唯一的學校上學,那時班上有二十七人。大家初中後都到其他城市升學,之後在不同的大城市工作。現在與我同年的同學,連我在內只有七人留在薩武科斯基。」Niko後來因為掛念他長大的地方,才回流到這荒原上的鄉鎮。

「借我的單車給你,來個午夜河畔單車遊如何?」Niko提議說。我欣然坐上他的爬山單車,沿著通過薩武科斯基唯一的公路,兩旁全是高聳的針葉林,騎到鎮上去。靠著凱米河(Kemi River)的鎮中心不過一條百米街道,有一所市鎮會堂、一所學校、一間超級市場和幾間小商店,教堂在對面街角。店舖早已關門,街上沒有行人,整個小鎮靜悄悄的,靜得可以聽到河水潺潺流動。地平線上不遠傳來午夜太陽的金光,空氣雖然乾燥卻也溫暖,河面波光粼粼,完美地倒影著河岸的疏落的小屋與樹木。對習慣了香港紛紜熱鬧的我來說,望著這如詩如畫的小鎮景色,卻靜寂得如死城一般,覺得有點詭譎。

單靠林業和馴鹿畜牧業並不能改善薩武科斯基的經濟狀況,特別是人口流失,因此近年來薩武科斯基積極推動旅遊業,主要推廣這裡的自然風光,尤其是冬天的白雪茫茫的winter wonderland。以Niko的旅館為例,由十月至翌年四月都會接待來這裡滑雪或做各樣雪地活動的遊客。Niko說,幾年前,有幾位來自法國南部的遊客在他的旅館住了一個星期,每天就在附近滑雪、雪地穿越、駕駛雪地電動車上附近小山崗、坐馴鹿雪橇、冰河釣魚等等,喜歡得不得了。回去以後一傳十、十傳百的宣傳這個地方,現在Niko的旅館一到冬天就爆滿,差不多清一色是在嚮往白色聖誕的法國遊客。不過一到春暖雪溶,到訪薩武科斯基的人回復疏落,整過小鎮又重回寂靜。因此,包括Niko在內留守或回流到薩武科斯基的人,都為開拓當地的賣點傷腦筋,被選中的當然是這裡的local legend──聖誕老人。

雖然以芬蘭傳統或民間傳說來說,薩武科斯基附近的耳朵山是代表聖誕老人最正統的地方。不過要以聖誕老人作招徠,推廣薩武科斯基並不容易。一來,這裡最大的地區機場在羅凡涅米,從羅凡涅米驅車前往薩武科斯基就要兩個半小時。二來,極北地區最具規模的聖誕老人村就在羅凡涅米,除非有遊客是為耳朵山的聖誕老人傳說而來,否則不會特地跑到二百多公里外的薩武科斯基。三來,耳朵山在邊界禁區,遊客不能前往,最多只能在國家公園走大半天山路,去到附近的小山崗眺望聖誕老人傳說的家鄉。再者,薩武科斯基鎮上沒有什麼專為遊客而設的聖誕老人景點,只有在河邊一所小木屋,由鎮上本來在平安夜擔任聖誕老人的和藹可親大叔,不用工作時來招待遊人(有時聖誕老婆也會來湊熱鬧)。

儘管如此,我很喜歡薩武科斯基這位聖誕老人,至少他本來就是鎮上的聖誕老人,亦是有自己生活的大叔,不是特意被聘用招呼遊客的專業演員。這天聖誕老人剛好有空,Niko帶我去見聖誕老人兼一起去河邊釣魚。聖誕老人也樂得「做戲做全套」,帶上了他的精靈助手一起來郊遊。

坦白說,這些與聖誕老人 (和他的伙伴們) 的偶遇,並不是什麼嚴謹的田野調查。

不過,從他們的分享中,卻感受到他們對聖誕老人的想法和感覺,並積極爭取外人對他們當地文化和環境的認同。無論是有關聖誕老人的傳說、branding、生活傳統等等,都是一個又一個活脫脫的故事。

Photo caption:

SantaClaus_4a    

薩武科斯基鎮上的耳朵山Nature Museum

SantaClaus_4b

登上附近的小山,遠眺耳朵山

SantaClaus_4c (1)

港女心聲:「Niko唔去做男模真係嘥晒﹗」﹔不過他愛馴鹿愛荒野多過城市生活

SantaClaus_4d

午夜太陽下寧謐的薩武科斯基

SantaClaus_4e

和藹可親的聖誕老人

Let’s go fishing!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