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小時的征途 (1)


文: Kenny Chow @ 發現丹麥

坐上法航的凌晨航班,我向哥本哈根進發。 

我從本沒有對這旅程的未知數有一絲的恐懼。 

當我找到自己的坐位時,眼睛突然被熱淚蓋住了窗外的視線。在離境大堂裏老爸那焦慮的臉影像太鮮明了。 

理智有時充其量只是把感情延後釋放的技倆。 

哥本哈根的寒意一早已散佈到轉站巴黎戴高樂機場。凌晨五點半,看見未開門的Paul麵包店,飢腸轆轆。 

article 2

寒流在飛機和登機閘的微縫中噴到太陽穴,眉頭不其然一皺。 

一路由東向西飛行,生理時鐘不停往後調,中轉航班開始是對體力的挑戰。 

十多個小時的航程,到埗了。原來還要坐火車,因為我的目的地是歐登塞,童話家安徒生的出生地。 

一早知道去路,知道如何買車票,但不知道要等火車。半露天的月台吹來零下六度的寒風。穿上雪褸,戴了手套,著了靴,一點都不管用,手腳的指尖全無知覺。

那半小時像是半天的等待,慢慢磨蝕探險者的勇氣。

踏上火車車卡,車廂間印滿了卡通人物,毫無美式商業完素。有一刻,我覺得可能是市民的惡作劇。但再走過到另一卡,噢,是有計劃的。 

article 2b

我沒有欣賞那藝術的心情,因為我心裡只想著那張售三百六十九丹麥克朗火車票,真是昂貴得不真實。 

車廂的廣播是只有丹麥文,火車地圖也沒有寫預計到站時間,站與站之間距離又不一,能做的只有維持兩個小時的高度集中狀態。 

我還記得在湖中豎立的風力發電風車群。白色的,有北歐的簡約設計線條。 

地平線畫得這麼低,雲給放得這麽高。 

未幾,就聽到列車廣播,是男的: 

Næste station, Odense.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