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誕vs農曆新年之比較文化


文: 愛米

DSC_3496

作為異鄉人,少不免需要回答一些循例的生活文化問題,例如:

  • 香港有聖誕節嗎?(有,香港有聖誕,還有佛誕呢。)
  • 你在香港如何慶祝聖誕?(吃一大餐,但不會自己煮,也不一定和家人過。)
  • 新年呢?(吃一大餐,但不會自己煮,也不一定和家人過。)
  • 那甚麼節日會和家人過呢?(農曆新年啦。有好些傳統真的和瑞典的聖誕頗相似的!)

是的,聖誕叫我想到農曆新年,起碼有以下幾處。

紅字當頭。將臨期(Advent)開始後,大家就可以名正言順地把世界染紅了:窗簾、洋燭、檯布、餐巾、抱枕、床具都可以因聖誕之名紅足一個月。辦公室的聖誕晚餐,平日都穿黑灰黑灰的女士會忽然一條紅裙子,男士會繫一條紅領帶。而紅色的睡衣、拖鞋、晨褸、羊毛袜等等,一直都在經典聖誕禮物榜上有排名。

大掃除。在把世界染紅前,先得來個大掃除。由於將臨期是聖誕前近一個月,所以瑞典的大掃除很少會拖到年廿八的;最多是拖到四五天前吧,從事非服務行業的人很多會在過節前數天開始放假,其中一個原因是要有時間打掃啊。

辦年貨。聖誕禮物可以提早開始搜羅,反正有些商店在十月底已開始宣傳聖誕了。別家的做法如何我不知道,我家的親戚都很公平實際的:至親(夫妻、父母子女)的禮物價值會高很多,但疏一層的(例如表親)就有很清楚的預算,四人合送一份禮,那禮物就會價值200克朗,三人合送就挑一份150克朗,如此類推。

串門子。瑞典聖誕最最最重要的是前夕,那天和誰共度是很關鍵的。像我這種只是另一半有親戚在瑞典的就很方便,否則夫妻倆需要提早協商哪天到誰的家。前夕去你父母家吃晚飯,正日去我父母家吃午飯,26日再找些甚麼事做做。瑞典的離婚/分手率之高又令串門子安排更複雜:已離異的祖父母級長輩需要分頭探訪,小孩也得有時間和不同住的父/母親共聚。我的一位朋友有兩位同母異父的女兒,她的同居男友也剛好有兩位同父異母的女兒,平日的周末去哪位父/母家已是要出動日程app來安排了,何況是過時過節這些緊湊的日子?

回鄉。這一點香港的朋友比較難找到認同,因為香港的親友再遠也不過是元朗和鴨脷洲的距離。瑞典人很多高中畢業後到別的城市讀大學/打工,找到愛人/筍工/愛上該城市後就落地生根,回鄉見父母就是趁著聖誕和夏至的假期。這個地理因素又為上一點「串門子」增加了複雜性。解決方案之一,就是疲於奔命啦;早兩天和一位同事聊起,她今年會從南部北上斯德哥爾摩和同居男友的父母過節,節後才南下去自己父母家。

下載

寫著寫著,我也覺得累了。慶幸我家是徹底地沒有聖誕傳統,隨隨便便地賴床十多天(聖誕至新年間的十多天,幾乎所有白領都會休假,服務行業就沒這份奢侈了),算是給自己的一份大禮。

images

圖片來源: goscandinavia.about.com; explorewestsweden.com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