禽鳥的天堂與地獄


文: TC @主場新聞

冰島七月,大地「春」回,最宜訪遊。

Þingvellir 國家公園的黑土魔域,一經融冰暖雨潤澤,捱過嚴冬的花草禽鳥全部鑽了出來。湖邊路上鴨群川流不息。鴨爸爸探路,媽媽墊後,「核心家庭」搖搖擺擺過馬路,戰戰競競下水,飽食回家在湖上閑悠漫游。另一半忍俊不禁,謀殺了一堆數碼:

地為家 天生天養

看照片才知,Þingvallavatn 湖水清晰見底,相信鴨兒「冇啖好食」,才要舉家冒險過馬路到草叢捉蟲。時值盛夏,日光長照,仍是一片清冷肅殺,不知鴨兒怎樣過冬。

大自然儘管無情,鴨兒一家在這裡世代繁衍,天生天養,就是幸福吧。

天堂與地獄

想起兒時回鄉,見到處走地家禽,為物質精神俱貧乏的國度添上生機。半個世紀之後,還記得肉肴餸菜的鮮美。後來偶然到元朗農場參觀,鷄禽待遇的反差,如天堂地獄。廿年前決心戒絕肉食,想是潛藏心底的密集飼養陰影作祟。

城市人對農業已少關心,成為素食者之後,更心安理得,肉食世界就如在平行時空,於我不存在。最近因主場新聞之緣,對環保議题興趣所及,才知肉食工業和環境足跡、全球升溫息息相關。聯合國糧農組織 2006 發表的著名報告 Livestock’s Long Shadow,現在才認識,身為資深素食者,實在汗顏。

今年茹素廿週年,適逢一位值得信任的學者施米路出版 Should We Eat Meat?, 正好一次過補課。親朋讀了上週這裡的書評《為地球,何不食肉?》也許以為我真的想再食义燒。其實 Smil 不是好肉之徒,只想探討一個能舒緩對環境的重壓及善待動物的肉食生產和消費模式,滿足人對肉食的合理需求。不過,「合理食肉 (rational meat-eating)」的理想雖然比寄望「素食救地球」實際可行,似乎仍是遙不可及。仍希望更多人食素,或減少食肉、支持善待動物的產品,淘汰不人道的飼養模式。

想好了。今後廿年,還是不食义燒。

---

附錄:農場鷄的「標準」待遇

美國大型養鷄工場多數自願遵守國家鷄農議會的指引。據 2010 年的更新規定

「要讓鷄隻在生長範圍之內自由活動。」

不過,讀下去才知道,「生長範圍」可接受的面積為每隻鷄 1.3 平方英呎,不足兩張 A4 紙。鷄場的燈光,則只要求 5.4 lux,約家居㕑房的百分之一。大部份農場飼養的鷄,一生不見天日,不能自由活動,失去生理時鐘調節機能,雙腳被污物侵蝕。

為提高生產力,鷄農培養出大胸品種,長期需要傾前平衡過份發育的胸部肌肉,心臟和雙腳不勝負荷,終生煎熬。

「除了為窮人提供便宜的肉食,想不到怎樣開脫鷄場的不人道行為。(Vaclav Smil, “Should We Eat Meat?”, p. 145)」

圖:典型英國啇業鷄棚,飼養二至三萬隻。小雞出生第二天就送來這裡,至六週後達可屠宰重量為止。來源:Behind Closed Doors

文章來源: http://thehousenews.com/nature/%E7%A6%BD%E9%B3%A5%E7%9A%84%E5%A4%A9%E5%A0%82%E8%88%87%E5%9C%B0%E7%8D%84/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