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ctor Sjöström -《幽靈馬車》


phantom carriage - poster

 文:張知行

大除夕的晚上,一名叫Edit的年輕女子,病入膏肓已到彌留時刻,她臨死前喚著要見一名叫David Holm的男子。那名David Holm不是她的情人,也不是她相熟的朋友,只是一名酗酒的已婚中年漢,更甚是將傳染病傳了給Edit的元兇,人之將死,她為何執要留住最後一口氣去見David Holm呢?

《幽靈馬車》(The Phantom Carriage, 1921) 可說是瑞典早期最重要的電影作品,戲中性善和寬恕的主題塑造女主角Edit猶如凡間天使般的人物,David Holm則是放縱自己和沉溺酒醉的魔鬼。導演Victor Sjöström透過倒敘中再有倒敘的手法展現David Holm和 Edit之間的故事,當中David Holm說回第一次知道有「幽靈馬車」的故事,是上一年的除夕遇上某一大學教授憶述他聽回來的故事,話說全年最後一位逝世的人會受詛咒,成為來年「幽靈馬車」的司機。

那個跟David Holm說「幽靈馬車」故事的教授,就在去年除夕當晚突然病死了;David Holm跟同伴說完了這個故事後不久,有人找他去見彌留的Edit,他不願去,同伴不恥他的冷血,爭執間意外把他殺死了,這時大鐘一響,David Holm成了大除夕最後去世的人,幽靈馬車徐徐而至,David Holm想不到迎接他的死神,就是去年遇到的教授。

彌留尚在人間保存最後一口氣的Edit,如何再遇已作鬼魂的David Holm,是這部電影的思考核心。90多年後的今天,Victor Sjöström來回人鬼之間和穿插過去及過去中的過去之技巧,依然叫人讚嘆。當中用上多重曝光(multiplie exposures)的手法,「幽靈馬車」穿過大宅的牆讓死神來臨,今天縱有科技協助亦不能重現那種古典時代的靈氣,那是一股真有靈光(aura)的影子。多重曝光的手法今天已是頗流行的攝影技術,但像《幽靈馬車》般跟戲中多時空的敘事結構融合一起,依然少見。

《幽靈馬車》絕對是瑞典最重要電影之一,因為它深深影響了一個改變整個電影世界的人 – 英瑪褒曼。英瑪褒曼的《野草莓》(1957),戲中的馬車和回顧一生式的倒敘技巧,明顯受到《幽靈馬車》的影響,而《野草莓》中演男主角的老人,就是《幽靈馬車》的導演Victor Sjöström。
double exposure

戲中多重曝光的效果

satan

《幽靈馬車》中死神的形像,英瑪褒曼《第七封印》有再進一步的演譯

張知行個人網誌︰http://wings-of-obscure-desire.blogspot.hk/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