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queeze Hour


在瑞典工作了一年,回港後,跟香港同事閒談中分享瑞典公司普遍的福利,他

們聽後也很驚嘆,甚至不能相信。最令人羨慕的,除了長達 16 個月的產假外,

應該是 “Squeeze Hour” 吧。

“Squeeze Hour”,顧名思義是「擠出來的時間」,這擠出的時間可以供員工平日

隨心所欲,用來去辦點私事。我以前任職的公司,每名員工每年就一律享有二

十五小時的 Squeeze hour,例如你今天想早點放工去理髮,拿一個 “Squeeze

Hour” 用吧;星期五晚要坐夜機出外旅行,也可以拿兩個小時的 “Squeeze Hour”

早點去機場,時間便預算得更好了。一年下來,沒有被用過的時數,更可以變

成有薪假期,絕不會浪費掉。

在公司做中層管理的人可能不覺得這 25 小時非常吸引,因為他們欲於辦公時間

去銀行,或急需買點東西,或提早放工去帶孩子,總可以找到個藉口離開,雖

然不免有點心虛;但對於前線或基層員工來說,要拿一兩個小時去辦私人事

務,完全視乎老闆會否批准,彈性極低。如果有了 “Squeeze Hour” 制度,上班

便變得人性化一點,生活就不至於被工作壓倒了吧。

瑞典的冬天出名難熬,日短夜長,在最寒冷的時分,每天只得兩至三個小時的

日照時間。坐在我隔鄰的 Linn 是瑞典人,本應習慣這種現象,可是,習慣也不

等如適應。Linn 經常在吃完午餐之後,三點未到便走過來說:「若谷,一起去

Fika (瑞典語的coffee break) 好嗎?」公司的飯堂會在下午時間,搖身變成咖啡

廳,各個不同部門的同事,早已擠滿其中。面對黑暗帶來的死寂,他們會以暖

和的咖啡來保持心境開朗,這就是對抗無法擺脫的現實的最佳方法。

有一天,咖啡喝完後,Linn說:「若谷,我要拿幾個 Squeeze Hour。」

「有要事嗎?」我問。

「沒什麼,只是面對這樣的天氣,感到太過抑鬱,要早點放工回家坐坐,看套

電影。」說罷,Linn 就拿了兩個 “Squeeze Hour”,穿上大衣走了。

我最初到瑞典工作時,對這樣的「早退」理由感到莫名其妙。事實是,他們對

黑夜有一種敏感,這樣的天氣使不少人陷入抑鬱,甚至自殺。有了 “Squeeze

Hour”,瑞典的公司未見得生產力下降,而且25小時也只是 3 天的有薪假期,此

舉絕對是公司向員工「賣個方便」的德政。

在瑞典一段日子後,我也開始懂得欣賞這種「善待自己」的藝術。“Squeeze

Hour” 和 Fika 都是瑞典的人性產物,這個民族視工作為次要,打理好自己的身

體,放鬆心靈才是王道。只要有「擠出來的時間」,工作,不一定是要打敗生

活的。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